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 > 时评·杂谈
我要投稿

一家之见|从“男子用耳光回报老师”说起

发布时间:2019-01-04 09:21:35

  近期,网上一段“男子用耳光回报老师”的视频引起了很大争议。
  有的网友趁机起哄,称赞这名男子“打得好”,认为对于那些师德较差的老师就要“零容忍”。
  有的网友则对双方当事人各打五十大板:打人男子虽然不对,但事出有因;被打老师过错在先,所以挨了打并不冤。
  当然更多网友认为,无论老师是否有过错,男子打人就不对,打老师更不对。
  毫无疑问,无论二十年前有多么委屈,这位男子仗着年轻气盛来报复老师,都是不能让人接受的。这种行为于情于理于法都是完全错误的。
  于情,中国人讲“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尊师重教是我们的传统美德。对任何一个老师,不管当年是否打过自己,我们都应心存感恩。因为没有老师们的悉心教育,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幸福。
  于理,中国人有句俗语,叫“欺师灭祖,天打雷劈”。这句话告诉我们,在老百姓眼中,欺负老师是一件伤天害理的事。
  于法,当街打人犯法是妇孺皆知的常识,哪怕老师当年真打过学生,二十年过去也早过追诉时效了。所以暴打老师这种恶劣行径,后果是严重的,等待这名鲁莽男子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因此,那些为打人者叫好的人,可以到一边歇着了!
  也许有人会说,你是没有挨过老师的打,所以你这样说话。还别说,虽然我从小没怎么挨过老师打,但还真被老师打过。有一次被暴打的程度甚至不亚于这名男子,事情都过去三十多年了,曾经的校园也不复存在了,但那顿打至今历历在目。
  大约是上小学一年级,有一天中午,我跟几个顽皮的同学跑到果园里,偷摘了几个还没有成熟的苹果,结果被看园人逮住了。老师知道后非常生气,把几个犯了错的小伙伴叫到办公室门口,就像踢皮球似的,一脚一个把我们踹飞了!然后大家爬起来站回原位,再次被老师一脚一个踢得四处爬……大家被揍得鼻青脸肿,却没有一个人跑掉。作为当事人之一,当时我也认为老师的做法太过分了,毁坏苹果诚然不对,但是损失已经造成了,打一顿又有何益呢?不过,从挨打那天起,我从来没有记恨老师的想法,因为我认为虽然老师下手是重了点,但他的本意还是为了我们好。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长大后我突然明白了,这顿暴打确实让自己长记性了,从那以后凡是与“偷”字相关的事情,包括偷苹果、偷书,都跟自己绝了缘。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现在也要感谢老师的这一顿棍棒教育。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样幸运。有的孩子你不打还好,你越打,他越逆反,最终会发展到没有人能管教得了的地步。很多的问题少年都是从被人打开始,一步步发展成暴力攻击别人的。就像这名记仇的男子一样,当年挨老师打,二十年后去暴打老师——— 这便是棍棒教育失败的一个明例。
  现在我们对于棍棒教育已经有了定论,那就是全盘否定。尽管我曾经是棍棒教育的一个受益者,但我同样旗帜鲜明地反对棍棒教育。因为每一个生命都值得我们温柔以待,不管是老师、学生,还是其他任何人,都既没有把自己的暴力任性地施加到他人身上的权利,也没有遭受别人暴力侵犯的义务。
  回到这名暴打老师的男子身上,他到底错在哪里呢?今天他凭着自己年轻力壮去报复已经老去的老师,难道他就没有老去的那一天么?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出,二三十年后当这名男子年老体衰时,老师的孩子已经长大成人,届时这个孩子会不会也依样学样找到这名男子报仇呢?所以,这名男子应该为自己的错误行径向老师忏悔。
  著名作家莫言曾经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我记忆中最痛苦的一件事,就是跟随着母亲去集体的地里捡麦穗,看守麦田的人来了,大家纷纷逃跑,我母亲是小脚,跑不快被捉住,那个身材高大的看守人扇了她一个耳光。她摇晃着身体跌倒在地,嘴角流血,脸上那种绝望的神情让我终生难忘。多年之后,那个看守麦田的人已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集市上与我相逢,我冲上去想找他报仇,母亲拉住了我,平静地对我说:儿子,那个打我的人,与这个老人,并不是一个人。”
  莫言能有今天这么高的成就,与他母亲当年正确的教导是分不开的。
  莫言母亲是对的,我们看到的视频中挨打老头,和当年打学生的那个老师已经不再是同一个人。时过境迁,该放下的就要放下,放过别人其实就是放过自己。(卢绪海

责任编辑:李正秀
版权声明:日照日报、黄海晨刊、日照新闻网、主流日照客户端、主流日照微信公众号、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或“黄海晨刊”。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停电公告

电网检修停电公告

尊敬的用电客户:   因供电设施检修、我公司计划在下列时段对以下线路进行停电检修、现将检修线路、停... 查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