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 > 时评·杂谈
我要投稿

愚人三只眼|关于离婚的问题

发布时间:2019-01-04 09:20:55

  读李世恩同志主编的《日照市志》(1989——— 2013),“婚姻家庭”这一章节透露出一段内容,着实让我思想了一阵子。从1995年到2013年日照市结婚人数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时期,除2005年全市结婚为18775对以外,其他年份都超过两万对,最高的1995年结婚25508对。也从那一年开始,《日照市志》记载了当年离婚136对,离婚率占当年结婚的0.53%。到了2013年,全市结婚23276对,当年离婚3190对,离婚率占当年结婚的13.7%。前后18年时间,离婚率增加了25.84倍,绝对离婚人数增加了23.46倍。
  民政部公布全国2010年到2017年的数字:2010当年结婚1241万对,离婚267.8万对,离婚率占当年结婚21.58%。到了2017年,结婚1063万对,离婚437.4万对,离婚率占41.15%。8年期间离婚人数增加1.63倍,离婚率提高了1.9倍,与美国离婚率53%的水平,已经不很遥远。在中国离婚率最高的十大城市中,成都市以37.2%的离婚率排名第十,天津市以60%的离婚率排名第一。相对于这些“离婚”大市,日照市13.7%的离婚率,看起来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但离婚率的提高速度却是惊人的,18年时间,离婚率增加了25.84倍,这可是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在八十年代以前,人们很少谈离婚的问题,即使夫妻俩打破了头,也不会想到散伙离婚。有的婚姻吵吵闹闹一辈子,照样熬到了白头。据最高院统计,从1950年到1980年30年间,全国共发生离婚案件400万,30年时间的离婚总数只占2017年当年离婚的91.4%,年平均9.7万件。只有1953年新《婚姻法》的颁布实施,离婚达到117万件,这是人们摆脱封建婚姻的束缚、追求自由婚姻的集中体现。尽管当时的有些政策值得反思,但由于各级组织和政权的介入,人们对待婚姻还是慎重的,对当事人的约束还是严格的。现在的婚姻有时一言不和就散伙,有的到民政局签字离婚盖个戳,或许只为赌一口气,这种现象让人扼腕叹息。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说:“如果说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那么也只有继续保持爱情的婚姻才会合乎道德。”“如果感情确实已经消失或者已经被新的热烈的爱情所排挤,那就会使离婚无论对于对方或对于社会都成为幸事。”从这个意义上讲,离婚不是人生中的必然悲剧。恪守某种传统的观念,把人的才能和感情作为维护不幸婚姻的牺牲品,才是不道德的。正如马克思所说:“某一婚姻已经死亡,它的存在仅仅是一种外表和骗局。”试想一下,两个水火不相容的人,在一个死亡的婚姻里,你死我活地互掐,用牺牲双方自由为代价实施报复,这岂不滑稽?所以,走出不幸的婚姻,就是宽敞的大街,就会有全新生活,追求这样的生活,是符合道德的。
  现在的问题是,仅仅是因为言差语错就可能导致婚姻解体,有的甚至只为争得一口气。我就听说一对小夫妻因为回老家探亲,在先到婆家还是娘家的顺序上想法不同,就导致了离婚,这岂不荒唐?所谓婚姻自由,并不支持对婚姻的轻率和随意。婚姻是人生的大事情,对人的一生有持续的影响,更应该慎之又慎。马克思认为,婚姻不能听从结婚者的任性,相反,结婚者的任性应该服从婚姻。恩格斯则把离婚视为极端的行为,认为“只有在万不得已时,只有在考虑成熟以后,只有在完全弄清楚必须这么做以后,才有权利决定采取这一极端的步骤,而且只能用最委婉的方式”。
   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们在婚姻道德问题上的阐述,对于我们认识和指导今天的婚姻和家庭关系的建设,仍有现实意义。 如果我们对婚姻现象认真考查一下就会发现,有的婚姻失却了往日的甜蜜,双方矛盾不断发生,怨恨不断积累,却不想用离婚的手段来解决问题;有的虽然把离婚当成自卫和攻击对方的武器挂在嘴边,但却从没有付诸具体的行为。这种现象说明彼此情感尚在,仍具有继续婚姻的美好愿望。这就是婚姻中的“拐点”,当事人应该认真把握。怨恨和对爱情的期盼往往是划等号的,有时的怨恨,恰恰是对婚姻的渴望。
  在现实社会中,许多婚姻是从不如意开始的,甚至是勉强凑合起来的婚姻,在经过漫长的岁月后,双方却成了须臾不可缺少的精神依赖。学者们认为,夫妻间微妙而持久的相互作用改变了大脑的化学结构,引起了一些化学反应和电传导形式的出现,他们既相互依赖又相互作用,并使他们变化相一致。这个过程是自发的,联系越长久相互牵涉和相互作用就愈深刻。而民间把这种现象愉快地称为“夫妻相”。这样的婚姻虽然不是最美好最浪漫的婚姻,却是中国大多数人最普遍的经历。“夫妻相”对于现实的夫妻,正是多数中国人的向往和祝福。
  从这个意义上讲,离婚固然是法律赐予的权利,也是文明赋予的自由,但也不可任意使用和挥洒。任何事物都具有两面性,自然离婚也不例外,它同样是一把双刃剑。婚姻不仅是两个人的结合,同时也是双方社会关系和家庭的结合,离婚对于家庭的每一位成员产生波及,是不可避免的,而其中受影响最大的就是父母和孩子。父母的悲痛或许会随着子女的再婚而慢慢化解,而孩子受到的创伤,则会持续一生。而作为婚姻当事人,情况也不容乐观,美国学者有过调查论证:离婚的男女比不离婚的男女自杀率分别高3倍和2倍,离婚男子要比不离婚的男子平均寿命短9年。
  有人说,高稳定的家庭,必然是低质量的婚姻。我则说此话差矣!家庭稳定是社会稳定的基石,也是提高婚姻质量的前提。试想一下,一个人今天和这个分,明天又和那个过,有安全感吗?一个整天鸡飞狗跳的家庭,有何婚姻质量可言?在离婚的世界里,没有完全的赢家。经历离婚的人,无论怎样应对,那悲情的烙印都会刻在心头。我认为虽然法律赐予了离婚的权利,文明赋予了离婚的自由,但这权力和自由如同核武器,起震慑作用而不是投入实际战场。列宁曾引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著名政治活动家和理论家罗莎·卢森堡的观点,认为承认妇女“有离开丈夫的自由,并不等于号召所有的妻子都离开丈夫”。(商明晓

责任编辑:李正秀
版权声明:日照日报、黄海晨刊、日照新闻网、主流日照客户端、主流日照微信公众号、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或“黄海晨刊”。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停电公告

电网检修停电公告

尊敬的用电客户:   因供电设施检修、我公司计划在下列时段对以下线路进行停电检修、现将检修线路、停... 查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