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 > 时评·杂谈
我要投稿

愚人三只眼|远虑到底有多远

发布时间:2018-12-07 16:12:19

  到朋友家做客,看到他们那种“退层”的房子,客厅无障碍地直通几十平方米大阳台,让人眼馋。女主人介绍说,这个阳台中间没有障碍,是等我们家先生老了的时候,轮椅可以直接推到阳台上晒太阳。我看着这对依然“生猛”的中年夫妇,不禁调侃道,三十年以后的事这就想好了?这也忒远了吧。男主人打趣说,不远不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嘿嘿,真够逗的,不知这三十年后推轮椅上阳台之远虑,会减少和阻止多少近日之忧?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是孔子名言。语出《论语·卫灵公》。《论语正义》引解:“虑之不远,其忧即至,故曰近忧。”但庸家所说之远虑到底是多远呢,没人说。按照儒家死而后已的思想,应该是远虑到生前,身后事就不用再去操心了。如果抽象地理解,自然是远虑越远越好,但在具体的生活当中,为那些不确定的将来而大费心思,把自己搞得顾虑重重,在无数烦恼和忧虑包围之中,必然就会冲淡生活中的喜悦,失去生活中本有的快乐和平静。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穿上了军装,走进渤海深处的一个小岛,和战友老孟同在新兵七班。当时连队开展以“忆苦思甜”为主的“三忆、三查”活动,老孟的忆苦思甜让全班为之动容。在回忆到他的老爹受尽地主欺压剥削,过着饥寒交迫的苦难日子时,竟忍不住悲声大恸,眼泪鼻涕的一塌糊涂,于是,全班大多数人跟着他落泪,我们几个没有掉泪的好像欠下了他的人情债。就这样,老孟的忆苦思甜从班里走进排里,又从排里走到了连里,成了连队阶级教育的组成部分。“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紧握手中钢枪,誓死守卫海岛”的口号声,伴随着老孟或嘤嘤而泣或嚎啕大哭不断响起,老孟成了连队的一面旗帜。
  老孟每次忆苦思甜总能痛哭流涕为哪般?按说他出生在红色的共和国,并没有真切遭受旧社会受欺压剥削之苦,对万恶的旧社会何来切齿之恨?我虽反感他咧着大嘴干嚎的行为,但我们是老乡,走得仍然很近。老孟当上了新兵连的副班长,眼见前途一片光明,但他却变得心事重重,睡梦中也常有叹息之声。后来老孟告诉我,他爹的腿断了与地主无关,是和村支部书记的哥哥斗殴时摔断的。他一想起躺在床上的老爹就难受,正好借着忆苦思甜,不是干嚎,是真哭。他最担心的是支部书记和他家有仇,现在他进步很快,以后入党、提干,村支书故意陷害刁难他怎么办。老孟为此忧虑重重,进入了一个吃不香睡不宁的境界,这种心态一直折磨着他到新兵集训结束。
  新兵集训结束。朝夕相处四个月的战友各奔东西,虽有伤感但总体上是欢快的。但老孟却依然是一副忧心重重的样子,我知道他为将来可能的政审操心。老孟被分到四连,四连的指导员就是我们新兵连的指导员,当初老孟忆苦思甜的标杆作用就是指导员决定的,如果不出意外,老孟的好运将得到延续。在一次连队爆破作业时,老孟担任警戒,他心里老是惦记着政审问题,结果不留神让行人进入了雷区,炮响之后那个人拼了命地在雷区狂奔,把连长的脸都吓黄了。年底,老孟就打起背包退伍了。老孟忧虑在心的政审问题从此结束并彻底释怀。听其他战友说,老孟心事太重,两年多时间从没见过他真正的开怀大笑。老孟的从军路上,希望和忧虑同时出现又同时消失。两年的军旅生活,老孟因政审的远虑失去了多少从军之乐?谁也说不清。
  有这样一个故事,小和尚负责清扫寺院里的落叶,秋冬之际,每天早上清扫完落叶要花费许多时间。于是,他在早晨打扫之前先用力摇树,想把第二天才能落的叶子提前摇下来一起打扫。第二天,小和尚到院子里一看,院子里如往日一样满地落叶,小和尚百思不得其解。一位老和尚走过来对他说:无论你今天怎么用力,明天的落叶还是会飘下来的,那是该来的,是无法避免的,做好当下的事就行了。过去的过去,未来的未来,现在的现在。人的生命是由无数个今天组成,不耿耿于昨天的遗憾,也不要预支明天的烦恼,才能感悟人生的快乐。
  佛学深奥,但道理实际上很简单:吃饭就是吃饭,睡觉就是睡觉,没有过去拖着你的脚步,亦没有未来拉扯你的目光,你全部的能量都集中在这一刻,生命会因此产生强烈的张力。活在当下就是不沉浸于过去,不希冀于未来。据说有信徒去禅院请禅师解惑。问:大师如何修行?答:饿了吃饭、累了睡觉。信徒不解,追问:大师用功否?答:用功。问:如何用功?答: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教育家圣严法师认为:过去的是杂念,应该在时光的河流中淘尽。未来的是妄想,应该用淡然的心去等待。这是佛家的智慧。
  我不信佛也不崇佛,但佛家关于人生的观念,闪耀着哲学的智慧之光,值得我们思考。远虑是否存在与近忧是否发生没有必然的联系,它们并不具备绝对的因果关系。有时候远虑并不能防止近忧的出现,有了近忧也并非没有远虑的必然。所以,别去多想那些没用的,做好当前的事才是最现实也最科学的生活态度。美国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毕马威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尤金·奥凯利,在医生通知他生命只有3至6个月的时候,他在辞世前留下了一篇《活在当下》的散文,他写道:“60秒以后的世界,其实和60年以后的世界一样难以捉摸。过去我生活在并不存在的想象世界中,感到心力交瘁。我如果能够学会活在当下,学会体悟周围世界的美妙,那么我就会给自己赢得很多时光。”
  从这个角度讲,远虑有多远,其实不是一个时间问题,而是一个哲学态度。(商明晓

责任编辑:李正秀
版权声明:日照日报、黄海晨刊、日照新闻网、主流日照客户端、主流日照微信公众号、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或“黄海晨刊”。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停电公告

电网检修停电公告

尊敬的用电客户:   因供电设施检修、我公司计划在下列时段对以下线路进行停电检修、现将检修线路、停... 查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