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 > 时评·杂谈
我要投稿

博物馆用错“檄文”,如此乌龙“伤不起”

发布时间:2018-10-10 15:26:22

  近日,有网友爆料称,渭南市博物馆三楼历史人文主题馆内近现代时期关于胡景翼的介绍展示中,有一篇《讨陈檄文》,该文章全篇错用了2010年国美控制权之争时的一篇文章,并不是历史上胡景翼发表的《讨陈檄文》。对此,博物馆工作人员承认了错用文章,并表示会尽快更换。 (据《华商报》)
  “今国美当权者,陈氏是也……”单看这第一句,也无需专家审核,就应知道这篇“檄文”有问题。该有多么粗心大意或者说尸位素餐,才能将地域历史文献资料错用为百年后的网文?博物馆展出的文献须经过层层审核,难道层层都流于形式?当市民特别是孩子们满怀敬畏和期待走进博物馆,看到这份错用的“檄文”,又该会“收获”什么?
  一边声称“所有展品均经相关专家审核过,应该没有问题”,一边闹出这种张冠李戴、驴唇不对马嘴的乌龙“檄文”,本应是最有文化的单位却干出这种最没文化的闹剧,此时渭南市博物馆的尴尬和窘迫一定是大写加粗的。博物馆象征着城市文化底蕴,见证着历史风云变迁,不仅是一座城市的形象窗口,也是这座城市的灵魂所在,如此乌龙实在“伤不起”。
  但事实上,地方博物馆犯类似低级失误并非个案,最典型的就是游客时常在一些博物馆的展品、指示牌等文字资料中发现错别字。据报道,几年前,宁波博物馆一块86字的指示牌上竟出现了4个错别字,引发社会广泛热议。显而易见,这些低级失误与文化没关系,也不是心细心粗的问题,而关乎基本的责任心和敬畏心。
  更换乌龙“檄文”容易,查找低级失误产生原因也不难,难的是保持敬畏之心、责任之心。有些低级失误要想征得社会谅解,应以诚恳道歉并启动问责为前提,这次乌龙“檄文”事件就属这类失误。但令人遗憾的是,目前未见相关道歉和问责的信息。(陈广江

责任编辑:李正秀
版权声明:日照日报、黄海晨刊、日照新闻网、日照日报客户端、日照日报微信公众号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或“黄海晨刊”。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停电公告

电网检修停电公告

尊敬的用电客户:   因供电设施检修、我公司计划在下列时段对以下线路进行停电检修、现将检修线路、停... 查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