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 > 时评·杂谈
我要投稿

本土评论|发挥“余热”和“余威”的问题

发布时间:2018-09-14 09:24:29

  字面上看,“余热”和“余威”一字之差,含义却有所不同。“余热”一般是指退下来的官员,利用自己的经验,继续对社会做出贡献,是褒意;“余威”则是指退下来的官员,利用自己的影响,作用于现在的政治或经济生活,是贬意。两者专属于同一个群体,就是退下来的老干部。《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刊登文章,批评一些退休官员在发挥余热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其中讲到:“退休并不代表党员领导干部的威望与人脉从此消失。个别党员领导干部正是利用原来职务的‘余威’发挥异化‘余热’,谋求不正当利益。比如,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斯鑫良,在担任省委组织部长期间,提拔了许多干部。退休后,他仍四处插手,到各地仍能享受高规格接待”。文章认为,离退休干部要正确发挥“余热”,而非错误发挥“余威”,更不能以权谋私,攫取经济利益。
  中国官员退休后仍然人走茶不凉,原因有三:一是做官久了人脉必然广;二是被提拔的下属不忘提携恩;三是继任者不愿意落“人走茶凉,薄情寡义”的名声。所以,老干部虽然退休,但余威仍在并能发挥作用,是一种“递延权力”的存在方式。因此,就有了退而不休的官员,参与各种经济和企业活动。企业都是经济理性的,必然会看重退休官员的余威和人脉。上海一家上市公司表示,聘用退休高官担任独董,是因他们在经济活动中或是行业内的“影响力”以及“协调能力”。一位温州前官员解释企业聘任他们的理由:“主要是发挥我们的‘四余’:余热、余权、余威、余网。”这样看,退休官员利用企业的平台发挥余热,是你情我愿的事情。退休官员用自己的影响和资源介入企业活动,打通各种关系,办事走捷径,甚至冲破相关的制度和规定,破坏了公平的市场竞争关系,其果甚恶。
  余热和余威虽有褒贬之分,但也是对立统一、互为前提的。时年89岁的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同志,坐着专车带上访者上访,持续四年的时间,反映原云南省委书记白培恩的问题,当这位贪官落马时,杨维骏同志已93岁了,其余威不小。这余热、余威便成为社会的正能量,震慑了贪官污吏,成为反腐倡廉的重要力量。保山地委书记杨善洲同志退休后在荒无人烟的大亮山上植树造林,一干就是22年,给历史、给民族、给子孙留下的是一片绿荫和一种精神。如果我们没有杨维骏同志的勇气,也不具备杨善洲同志的精神,还可以学习重庆的周朝柱同志,他退休后义务协助交警指挥劝导交通,风雨无阻,26年如一日。可见,发挥余热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只要有服务于人民的热心。
  很多老同志退休后觉得处处不自在,说到底还是心理问题,抗拒和排斥退休所带来的各种变化,只能是自讨苦吃。离开了领导岗位,没有人再敬着你宠着你,费心费力地巴结你,你说的话不再有人鼓掌,你吼的歌不会有人叫好,你写的字画的画不再有人引经据典地称颂和推崇。其实,你在位时收获的赞颂和吹捧,不过是一个玩笑而已,你就权当过了一个愚人节。从此,你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在个人的世界里寻求一种安闲和舒适。比如,练练毛笔字,学着画些山水虫鸟,但这些都要有准确的定位,别盼着成名成家,也别指望每次评选都要拿头等奖。头等奖只有一个,有的作品可能确实更加优秀,有的作品主人可能有更高的职务。历史总是厚今薄古,前人让后人。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出色到让别人不敢超越的地步,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将“愚人节”保持到最后。
  在国家这个层面上,老同志被誉为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在家庭这个层面上,有“家有一老,如同一宝”的说法。对这些说法,老同志只能是说者姑妄说之,听者姑妄听之,别太当真,否则痛苦就会如影随形不离左右,因为没有人把你当宝贝供着,有时候你还真的是别人的累赘。我住的小区有一位老太太,整天把“家有一老,如同一宝”这句话挂在嘴上。只要不顺心了,就重复这句话,结果烦得儿媳妇住到了娘家,让儿子也左右为难。人老了,自强自立就有更加现实的意义。联合国老年人原则确立了老人地位的五个标准就是:独立、参入、照顾、自我充实和尊严。尊严并不来自于强势,也不是伸手向组织索取就能得到。比如,你虽有免费的公交卡装在衣袋里,但上车后投一枚硬币,就会得到司机的一脸微笑。和路边卖鸡蛋的老太太砍价砍得脸红脖子粗,可能是少花几毛钱,但也会增加让别人鄙视的风险。
  事实上,不是每个人都有余热可以挥发,也不是只有对社会发挥余热才是退休官员的生存之道。从某种程度上说,留下余热温暖自己,就是发挥余热的最佳方式。完全不去做惊忧别人的事情,不追寻轰动效应,不期盼新的辉煌,不必再去证明自己,只是静静地生活着,静静地走在人生的路上。不管这条路是短暂还是漫长,都要遵守“交通”规则,从容不迫地行进,就不会出现意外。欣赏着路边美丽的景色,分享着改革开放的成果,见证着日新月异的城市,慈祥地看着子孙的笑脸,这种幸福对于老干部,得来并不费功夫。如果可能的话,访访老友,谈谈天气,也可以为往事干杯,这种静静的境界,真的会很美好。
  我想起了顾城的一首诗:“草,要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商明晓

责任编辑:李正秀
版权声明:日照日报、黄海晨刊、日照新闻网、日照日报客户端、日照日报微信公众号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或“黄海晨刊”。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停电公告

电网检修停电公告

尊敬的用电客户:   因供电设施检修、我公司计划在下列时段对以下线路进行停电检修、现将检修线路、停... 查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