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 > 时评·杂谈
我要投稿

【本土评论】也说审丑

发布时间:2018-03-09 10:42:53

  摆在路边的青菜摊,着实简陋。几个塑编袋铺在地面,上面堆满了有虫眼的小菜,还有一堆皱巴巴的辣菜疙瘩。看摊的老大爷蜷曲着身子,尽可能地把自己缩在棉袄里。我从摊前走过时就有一丝念头:这样埋汰的菜,卖给谁呀?就在此时,忽听后面传过几声尖叫,我回头看去,那老大爷和菜摊已经为一群中年妇女同志所包围。而他的那堆菜也都让那群妇女抢在手中了。此时,全然看不到印象中她们在菜市场上的挑剔和刁难。不长时间,卖菜的老大爷推起空车打道回府了。老大爷的菜很快脱手,全拜那些斑斑点点的虫眼所赐,只要虫子能存活,无需进一步说明施了农家肥,还是有农药残留,跟着虫子走,没错。显然。中年妇女同志们的所为是一种审丑行为。
  审丑这个词是对应审美而出现的新词汇,说起来很哲学也很深奥,我非从事专业理论研究,不具说清楚的功力,只能大致认为审丑就是领会和欣赏一种事物的丑。这里说的丑不同于生活中的丑,而是审美的一种表现形式,因为艺术不排斥丑的材料。美籍华人女作家严歌苓就有“高一层的审美,就是审丑”的言论。我在这里借用审丑这一概念,是指有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喜欢和欣赏丑,看见丑的东西就高兴异常就激动不已就趋之若鹜。当然,生活中的丑,不会自报丑门,以丑的面目出现,它们往往作乖弄巧,把自己打扮得很可人,看上去很具美感,混淆了自己的丑陋与别人的美好的界限。如何看待并分辨出美与丑,不仅是当事人的功力也体现着当事者的主观愿望。没有人声称他喜欢丑,但当错把丑当成美之后,真正的美好必然会蒙受不白之冤。
  有一天,一位朋友非常兴奋地对我说,他参加了一个高规格的聚会,认识了很多有身份的人。以前总觉得与这些有身份的人距离非常遥远,对他们是心怀敬畏,偶然见面也是毕恭毕敬不敢有半点马虎。真正同他们近距离接触,才知道这些有身份之人是和蔼可亲的,不仅能和平常人打成一片,就连讲出的黄段子都很接地气,那叫一个绝。而且这位朋友还应邀整出几个黄段子,得到了一阵喝彩。他觉得,有了讲段子的这层关系,融入这个群体就不难,自己的前景也从此看好。我没有问他参加的是什么样的高规格聚会,也懒得打听都是些什么身份的人,但我相信他所言不虚。因为我曾亲见一位段子高手,因其裤腰带以下的段子极精彩,博得叫好一片。主事的“老板”带头鼓掌,不久,此人便有高就。我努力相信这人的高就与讲段子仅是巧合,并不存在必然联系,但我也认为讲段子实际上不仅是一种能力,更需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和厚实的脸皮。能声情并茂地把黄段子讲得活龙活现,其个人前途固然可期,但此现象令人堪忧。
  当然,被欣赏和领会的丑不仅仅是几条黄段子,那些酒桌上敢打敢拼的英雄壮举;那些报喜不报忧的马屁行为;那些察言观色以领导开心为己任的家奴作风;那些拉帮结派搞圈子文化的江湖习气,都曾经作为一种文化被审丑者欣赏和推崇。可以肯定地说,审丑心理是深层次的精神丑陋,其行为不仅剌激着人们的感官神经,还严重地腐蚀着人们的内心世界,引导人们用非常轻佻的态度去认知和评论事物,以丑为美,甚至戏谑、恶搞经典形象,这种对丑陋的追随和跟进,并以此作为手段谋取某种利益,是非常危险的现象,为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埋下了深深的隐患。
  如果说中年妇女们对蔬菜的审丑是被防腐剂、农药残留吓着了,那我们共产党人深陷丑陋却依然自得其乐,就是极其荒谬的。丑和美
  都是客观存在的 , 审美或审丑是主观的事情,分得清美和丑的界限,既要靠个人修养所具备的鉴别能力,又要靠高度的政治觉悟和道德责任。真善美应该是我们永久的追求,通过对丑的批判和对美的赞扬,才能提高人们境界,净化人们的心灵,传递正能量,树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促进社会健康发展。最近省人代会期间那些喝酒违规者被撤销职务,终止代表资格,这是一个极其明确的信号,那些热衷于审丑者当惊之、戒之!(商明晓

责任编辑:李正秀
版权声明:日照日报、黄海晨刊、日照新闻网、日照日报客户端、日照日报微信公众号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或“黄海晨刊”。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停电公告

电网检修停电公告

尊敬的用电客户:   因供电设施检修、我公司计划在下列时段对以下线路进行停电检修、现将检修线路、停... 查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