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照要闻
我要投稿

夏立君:用作品报答这座城市的养育

发布时间:2020-04-09 07:28:42

  夏立君,生于山东沂南,现居日照。出版文集《时间之箭》《时间的压力》《时间会说话》等。另发表小说若干。作品入选大学语文、中学语文读本、《新中国七十年文学丛书·散文卷》等。

  《时间的压力》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另获钟山文学奖、林语堂散文奖等。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协散文委员会主任,日照市作协主席。

  记者:您因哪部作品而获得第四届日照文艺奖特别荣誉奖?作品的主题、特色和亮点是什么?在读者中反响如何?

  夏立君:以《时间的压力》获该奖。

  《时间的压力》是解读古人系列散文的结集,我集中用五六年时间方完成此书,也可说是穷一生之力完成,是一生读写历练的积淀与升华。我追求一种略具史学、心理学、哲学修养基础的文学表达。感觉基本上达到了我期待的高度。有论者说作者是学者型作家。这当然过奖了。学养是相当有限的,好在文学表达可以天马行空。

  《时间的压力》围绕古人写,把古人当作“对面的朋友”来写。古人是怎样的人?我、我们是怎样的人?这中间是有深刻关联的。文章当然寄托了我对传统的思考。有伟大的人,没有完美的人;有伟大的传统,没有完美的传统。尊重、热爱又不能无审视、批判,学习、吸纳又不能无反省、剔除。大约可看作该书的主旨吧。

  2016年《钟山》杂志以头条推出首组《时间的压力》,不久获《钟山》文学奖及林语堂散文奖。2017年《钟山》再次以头条推出其续篇。2017年底,译林出版社推出同名书,第二年该书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

  作品发表出版了,评价就是社会与读者的事。总体看,反响还是不错的。初版已加印多次。2019年山东出了另一版本。最近,译林出版社正据初版本改造推出“中学生读本”。这将是第三个版本。可以说,影响还在逐渐扩大。

  记者:谈一谈您对日照文艺奖这个奖项本身的评价。

  夏立君:我首次获日照文艺奖是2008年,那时该奖由市文联评选颁发。2013年,该奖升格成为市委、市政府评选颁发。李守民策划主编、我与沈凤国合著的长篇纪实散文《风从黄海来》获升格后的首届日照文艺奖。此后几届,我没再报过该奖。这次以《时间的压力》获该奖的特别荣誉奖,深感荣幸与感激。近一二十年来,各地大都设立了地方性文艺奖。据我所知,日照文艺奖是走在前列的。升格后的日照文艺奖,其奖励力度影响力度更大了,带动示范作用更强了。就文学这一块来说,赵德发、李应该、瞿旋等作家,都具有不小的全国性影响,获过很多省内外大奖乃至全国性大奖,同时他们也都获过日照文艺奖。日照文学能做到“立足日照,放眼全国”,与日照文艺奖密不可分。

  记者:您已获奖很多,对您而言,获得日照文艺奖特别荣誉奖,意味着什么?

  夏立君:这是这座城市给我的极高荣誉,莫大激励。惭愧的是,我作品很少,成就很低,我当努力追求用更好的作品报答这座城市给我的养育。这种养育,既有水土之养,亦有深厚的润物无声的人文之养。感谢这个奖,感谢这方水土。

  记者:《时间的压力》有一定阅读难度,译林出版社将推出该书的“中学生读本”。您担任过十多年中学语文教师,对此怎么看?您下一步的创作计划是什么?

  夏立君:译林出版社去年就已完成该书“中学生读本”的编辑工作了。本拟最迟寒假期间面市,因疫情等原因推迟至今年4月底5月初面市。很快就能见到新书了。该书的确有一定阅读难度,但阅读能力较好的中学生是能读懂的。偶然得知,日照有一位高中生,觉得对该书仅普遍阅读还不行,就将全书主要篇章分80余次朗读了一遍,借此方法体味语言、练习语感。有人将其音频发给我,我听了几部分,觉得新鲜又感动。对“中学生读本”,编辑采取将作品适度压缩分解的办法,将长文变短,并请语文教育界名师程翔先生逐篇解读引导,这样既增强了针对性,又降低了阅读难度,适合更多中学生阅读。对将生命中最好时光用来站讲台的我来说,算是一件聊可欣慰之事吧。

  对下一步创作,有笼统设想,无严格创作计划。这一两年,大多数时间用来读书了。散文基本没再写。10多年前,利用在乡镇挂职一年,自主时间相对较多的机会,写过小说,略有斩获。现在想在小说方面再努力一下。去年写了几个中短篇,感觉尚不满意。现在仍处在调整期吧。不着急,慢慢来。同时不忘终生成长之念,防止懈怠疲沓。

(日照报业全媒体记者 沈凤国)

编辑:刘源成
审核:孙翔宇
统筹:许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