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照要闻
我要投稿

今日副刊 | 阳光日照(散文五章)

发布时间:2019-08-25 08:55:58

戴存伟

日照大地

  这是日照,这是“日出初光先照”之地,天空辽阔,布满云彩,轻盈、透明而又深邃。这是日照,东方的土地,自然家园,诗意栖居之所。

  辽阔的海上吹来小风,一阵一阵。辽远的空中,云朵一朵又一朵;带来小雨,一场又一场。天地干净,人心坦荡,站在日照的大地上,谁还会有喧嚣之感呢?

  在这里,人们不由得放缓脚步,于从容中静静感受这片土地的安详。

  日照大地,日照四方。院内晾晒的渔网,一个个网眼穿过日光,让一个个劳动者的汗水闪光、滴落,盛满了从历史深处而来的蛋壳黑陶高柄杯。杯满而不溢,因为它胎薄而质地坚硬,翘楚于同时代陶瓷。高柄杯,乌黑发亮,是四千年的文明,是四千年的沉静与端庄,从历史深处稳稳地端坐到今天,应是知道后人会重新举起吧。

  举起这杯子,轻盈又沉重;举起这杯子,质朴、极致而自豪。

  日照大地,日照万物。四千年的古树依然茂盛,高空之上的一枚枚小扇子在风中轻轻地扇着,镇静自若,风清云淡。古人在此树下曾经谈笑自如吧,文心轻轻地安放在树下吧?“寂然凝虑,思接千载”,安放在寺庙,安放于悠悠的钟声里,“眉睫之前,卷舒风云之色”。世上有龙的话,大概就是雕刻所成,“我才之多少,将与风云而并驱矣”,龙行天地,呼风唤雨;龙行天下,驰骋四方。伟大的理论家善思考:龙是否就是太阳神?或者龙与太阳,它们彼此就是兄弟?在东方,在东方海岸,这美好的图腾。

  阳光普照,波浪在岸边诵读经卷,礁石上盛开朵朵莲花。太平洋拥抱着日照,拥抱住山东半岛,拥抱住祖国的海岸线。

  亲爱的,亲爱的你呀,让我们永远在一起,默默行走在阳光初照的土地上,欢欣随喜,在海涛起伏的音符中,手拉得更紧,心靠得更近,在新时代走出新时代的风采。

  小注:《文心雕龙》是中国南朝文学理论家刘勰创作的一部文学理论专著,而龙学是以其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又称文心雕龙学。目前,英、法、美和南洋诸国都有研究《文心雕龙》的学者,龙学已发展成一门世界性的“显学”。日照有千年古刹定林寺,是刘勰晚年遁迹藏书校经之处。

舟楫相望

  在我小小的心海里,最小的船,是一片叶子,是一片小小的叶子。其次,我心中的小船才是独木舟,它虽小,但倔强地顽强地航行在浩渺的大海中。

  我一直认为,所有的船都是有生命的。木生于木,长于土,而舟因木而成,浮于水上,因为远航而获得生命。那么,所有有生命的船能离开光,离开风,离开水吗?

  所有的船只不能离开光,不能离开风,不能离开水。所有的船只都是有生命的。是的,“日出初光先照”,天空降下阳光,是太阳神的浩浩恩泽,夜晚则有满天的星星与一枚月亮在守候。从东方,从太平洋,浩荡海风吹来;从西方,从亚洲大陆,猎猎陆地风吹来。太平洋满满的水深情地迎接一艘艘的船只,深情地抱住这方水土。而陆地上,沭河、潍河、傅疃河缓缓流过,流过小桥流水,流过城市乡村。

  光与风在日照的天空里舞蹈,水在日照的茶园里酝酿佳茗。一棵棵碧绿的茶树多么像是一座座手艺小作坊呀,神奇的自然之手精心雕凿,叶子不能太厚,太厚则柴;叶子不能太薄,太薄则喧。干净的光给予色、香、味,纯净的水给予醇、韵、滑,而海上吹来的风绵绵不绝地给予叶子无尽的窈窕之舞。

  这是人间,这是尘世,小小的船儿从一棵棵茶树起航,从一个个茶园起航,航行在杯盏中,远行在幽雅清香的未来。

  透明的阳光照着干净的风,风吹着大洋的碧绿海水,朵朵浪花盛开,只只海鸥飞翔。美好安详的新亚欧大陆桥东方桥头堡,是一艘新时代的航船,已经悄然起航……

  小注:日照是“中国北方绿茶之乡”,与韩国宝城、日本静冈并称为“世界三大海岸绿茶城市”。

阳光,无障碍通行

  春天,荠菜和蒲公英,在美好的日子里轻轻颔首,迎接光,迎接片片黄金。

  白蜡、枸杞、紫穗槐,在耐盐植物园里,把盐和水变成木头,变成花朵,变成美好的红与紫。

  菖蒲、睡莲、水葱,在水花园,与芦苇一起,守着大地清清的水,天空白白的云。

  植物是相互间不说话的邻居,相互依存,享受共同的光。

  美好的光泽,美好的植物,众多日子里选择沉默不语,就像盲人在岁月中的沉默。然而,在这里,盲人有福了。在这里,丁香动听,薰衣草动听;这里,杜仲动人,薄荷诱人。形态独特,发出声响,气味特殊。

  充满爱心的盲人植物园呀,迎接盲人,迎接光沿着无障碍通道走来。

  迎接盲人,迎接手指在高低起伏的盲文上冲浪。

  鸟鸣和着风铃,花香指引蜂蝶,光芒普照,你我他,一起亲密地走在自然中、走在人群中……

  人是相互间说话的邻居,相互依存,享受彼此的爱。

  小注:日照市有日照植物园,占地24.6公顷,全天免费开放,17个植物专类园和展览温室,中间专门建有盲人植物园,为盲人朋友创造亲密接触自然的空间,体现了和谐社会的人文关怀。

海上吹来的小海风

  海上吹来小风儿,扬起洁白的风帆,吹过海鸟红红的喙和清脆的鸣叫。

  这是日照的天空之所见,而在滩涂,我毫不犹豫地认为月亮贝是落到地上的月亮,是飘在滩涂的月亮,是与我藏猫猫的小可爱,是我寻找的小心肝儿。

  我光着脚丫赶海,我光着脚丫亲近水、沙子、盐和黄金。

  海风吹到我的身上,把我身上的尘埃带走。很久了呀,我心上亦积了尘世的灰尘,在我伏身捡拾月亮贝时,卸下重负,欣喜地拾起月亮的光,拾起月亮的鲜以及月亮小小的重量。

  赶海归来,路上老人悠闲自在,轻轻扇着蒲扇,我在街头与他偶遇,他把蒲扇伸向我,轻轻地把风向我送来,小风儿又一次招待我。

  这怎么能够忘记呀,乡愁扬起我的风帆,让我在热辣的生活里,一次次回首,一次次落下含盐的泪水。

盐的白是如此清澈

  在大海和土地的连接处,大朵的云和海鸟的翅膀一样轻,而盐的亮与硬度和阳光下的劳动等同,和晒黑的充满力量的皮肤相等。蒸气升腾,明亮热烈,我不知道该说阳光重,还是轻。说阳光轻是因为海水在它炙烤下而升腾。说阳光重是海水在它注视下而浓缩为盐。

  也许阳光与海水相互交换着什么,劳动与自然一定相互交换着什么吧。

  面对日照的盐场,面对洁白的盐,我能把劳动比喻为采玉吗?能把盐比作一块块小玉吗?如玉洁白,如玉可人,盐怀抱着阳光,怀抱着大海,在俗世中“以成养脉”(注),成为身体河流的一部分。

  我默默无语,我平静而深情地向往着一场海边的小雪,在寂静的光芒里,一起感受天与地的恩赐。

小注:语出《周礼•天官宰》。


编辑:刘源成
审核:侯庆萍
签发:许静
版权声明:日照日报、黄海晨刊、日照新闻网、主流日照客户端、主流日照微信公众号、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或“黄海晨刊”。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