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日照要闻
我要投稿

我与日照30年|日照,和你一起成长、发展

发布时间:2019-07-15 06:48:12

G]9513I~(8[7VNZ7M7INDTS.png

日照,和你一起成长、发展

李洪敏

  1989年,日照市升格为地级市,是日照人迎来机遇开始大力发展的一年,因此,也是让日照人格外铭记的一年。
  于我个人来说,这一年也值得纪念,因为这是我人生命运转折的一年。在这一年里,我冲破重重障碍,过了校选、镇选、县选、终选四次考试,最终以应届生的身份考上了小中专,进了师范学校。
  从此,我成了乡村教师中的一员,我的生活质量的好坏,与祖国教育的大环境息息相关,更与日照市的经济脉搏息息相关。30年,是日照市告别贫穷、落后,向文明、先进发展的一个过程。我是见证者,也是受益者。
  我在1992年毕业后,去镇上当了老师,告别了父辈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但是,我们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清贫,一直是教师的代名词,那个年代尤其厉害,工资低不说,有好长时间乡镇教师只能发工资的前五项,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当时时兴集资办厂,厂子办不下去、手里没钱了,政府都向老百姓要钱。很不幸,我被当地政府集了两次资,早我一年毕业的老公被集了三次。当时的日子,连农民都不如,好歹靠家里接济才能混下去。
  我们在这闭塞的校园里一住就是十多年,很少有机会外出,偶尔因为教研的缘故,能去市里参加活动。每当这个时候,都要费心劳神半天,先要头天下午赶去车站坐车晚上住宿到宾馆,第二天才不会误了教研活动,然后活动结束后,还要再住一晚,才能赶回来,哪像现在这么方便,早晨开车赶过去,下午开车赶回来,来去自由方便。
  或许,潜意识里过够了这种闭塞的生活,2004年的秋天,我像被魔鬼蛊惑了一样,在得不到任何人的理解支持下,一意孤行地想去县城里买房子。
  那年,我们的月工资是三百多元。我把家里的积蓄翻出来,只有六千元钱,两人辛辛苦苦工作了十多年,就攒了这六千元钱。那年,乡镇还没有通上公交车。想要在城里买房子,既是一件遭人嘲笑又要遭人羡慕嫉妒的事情。全校的人,基本上都住在单位漏风的平房里。而我,不管怎样,非得要在县城里买房子,我想在县城里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让女儿去城里上学。
  老公不反对不支持,公婆怕连累坚决反对,我母亲说我疯了,哪来那么多钱?这些,我都不管。那年冬天,我把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扔给老公,自己带着一支笔,一个本子,跑遍了县城大大小小的工地和房屋中介,有时天晚了,干脆就住在城里的亲戚家。
  本子上密密麻麻地记满了我打听来的购房信息,有新房子,有二手房,我把莒县房地产行情摸得一清二楚。
  临近岁末,终于决定了房源。接下来的大问题是怎样把十一万的房钱弄出来。因为是二手房,需要交齐钱,过户后才能贷款。
  十一万,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啊。我和老公兵分两路,他回他家,我回我家,想办法去了。公公最终答应给两万,其中一万,以后有钱,必须再还给他,大姑姐借给我们两万,而我父母刚刚给弟弟买房子不久,不仅分文没有,而且还有一屁股债。就是这样,父亲二话没说,还是领着我去亲朋好友家借钱,那钱借得真是辛苦,有的是一家一千元一千元凑来的。
  皇天不负苦心人,我们终于凑齐钱,买下了这个房子,也为此背上了沉重的担子。当时贷款五万,既要还房贷,还要还借来的钱。我和老公的工资合起来七百多元,三百元还房贷,剩下的要过日子和还钱,捉襟见肘是肯定的了。难怪女儿童年的记忆里,只有苹果和大白菜。
  这样艰辛的日子过了几年,从2007年开始,教师的工资有所提高,日子稍微宽松了一点。2010年,为了上下班方便,我们贷款买了一辆汽车。从一无所有,经过几年发展,我们终于也算是有房有车的人了。特别是,有了车子,出行方便了很多,在周末或者是假期,我们经常开着车子去海边游玩,去市里参加教研活动,可以早晨走,下午就赶回来了。
  可是,日子还没安稳几天,2012年,在听了无数次父亲想拥有自己的房子的想法后,我突然有了换房子的决定。
  当年,父母是和我们一起搬到城里来居住的,那时弟弟已经在城里安家了,弟媳妇给父亲找了一份做门卫的活,就把母亲也搬了来。这些年父母一直是租房子住的,随着在城里住的年份的增加,父亲越来越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我在脑子里反复思量如何解决这个难题,虽说由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的父亲有了稳定的工资,但是由于这些年一直供我们兄妹三人上学、成家,花光了家底,父亲并没有多少积蓄,而且他已经退休,也贷不出房款来。2012年,我们经济稍微有了好转,我决定替父亲完成他的心愿,把我们的房子转给他住,我们再去买一套新房子。和老公商量,他没有意见,后来又和我哥我弟商讨,最后就定下了这个方案。
  于是,我们还没有过上几天好日子,又开始了拮据的生活。小房贷、大房贷,还有车贷,一齐压在了肩上,后来,把小房贷提前还了,还剩下两贷了。这两贷加起来每月五千多,有时候还完贷款,剩下的钱就不够过日子的了。好在我很早就学会了用信用卡来接济度过困难的日子,我手中有两个信用卡,每月盯着还款的时间,最大限额地使用它可以免费的日子。使用信用卡,让我避免了求人的尴尬,那年侄子考上了大学,我用取现的方法,提了信用卡的钱,包了红包给他,虽然有手续费,总比求人好得多。
  拮据的日子,让我学会了精打细算,但是如果没有后来这几年工资的突飞猛涨,没有乡镇教师地位的提升,恐怕也难以渡过难关。
  就在我们换房后不久,随着国家政策的变化,市里经济的迅猛发展,我们乡镇教师不仅能够按时按月发全了工资,而且还有了乡镇补贴、13个月的工资,这些在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都变成了现实。凭着这些,我们很快脱了贫,再也不用过上顿白菜下顿白菜的日子了。
  有时候,回想起来这段艰难的岁月,不免有些感慨,虽然苦点、累点,但是我们都达成了自己的心愿,就值得了。不过,我还是很庆幸赶上了一个好时代,要不,那一大屁股债能把人逼死。
  前两天去沂水县一位同学那儿玩,席间,她老公开玩笑说我同学怎么当年不留在日照呢,人家是沿海城市呢!虽是玩笑话,倒也不假,沾着沿海的光,我的工资就比她高好多呢。
  30年,弹指一挥间;30年,一万多个日夜,说慢也很慢;30年,城市在不断地扩张发展,很多地方都已经是旧貌换新颜;30年,我市的教师终于不再是“清贫”的代言人了,每年有大量的考生加入到教师的队伍中,教师这个职业成了一个“香饽饽”。
  30年,日照,我和你一起成长,一起发展。

编辑:穆盛娟
审核:孙翔宇
签发:许静
版权声明:日照日报、黄海晨刊、日照新闻网、主流日照客户端、主流日照微信公众号、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或“黄海晨刊”。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