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福彩
我要投稿

浅读《人生的三路向》

发布时间:2017-08-09 17:02:35

  初读梁漱溟先生之《人生的三路向》,略感深奥,其中论及人生的三种态度,层层递进,涉及人生、宗教、道德的思考,已是十分抽象,又相互关联,牵涉颇多,更是让人理解不透,无能力解读先生所论及人生态度,所以只能浅读,谈及一二。
  梁先生所列人生三路向之背景,与常人无异,皆是人生经历之总结,不过先生所处乃中国变革之大时代,激流涌动的革新与改变无疑会带给人波折的经历和不同的选择,思考也就变得更繁复。
  先生生于清光绪年间,正值大清谋求变革之时,家境殷实,幼年即入读学堂,接触西方文化,少年时代参与同盟会,想求西方之法来变革中国,那时觉得西方之科技、器物照搬于中华也可成功,基于对西方文化的了解,想来梁先生后来在写作此书时对“逐求”的解释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与此经历有关。后有研习佛学,个中感悟亦与书中所述“厌离”颇相关,最后先生转为儒学,真正探究中华文化与西学的种种,也无不与最后上升的道德层面的“郑重”态度息息相关。
  先生将人生的第一种态度解释为:“人于现实生活中逐求不已,如饮食、宴安、名誉、声、色、货、利等,一面受趣味引诱,一面受问题刺激,颠倒迷离于苦乐中,与其他生物亦无所异”,这好似各类宗教中需要度化的在世之人,追求物质享受,是人生来最基本的诉求,西方文化中尤其是自文艺复兴以来,冒险精神、探索精神变得更是人人所想有的特质,乃至发展到工业革命,掠夺已经成为西方国家继续发展的手段,也许在西方文化中掠夺并没有那么严重,甚至他们只是当作满足自身需求的一种方式罢了,但是这种“逐求”却实实在在的给了其他国家以沉重打击,既已发生,按下不论。梁先生所说之“逐求”对这类特质的归纳,也并非特指西方人,殊不知,凡人所求大概也逃不掉物质、生理乃至心理,梁先生的将其归纳为人生第一种态度,也是揭露人性本能的一种表达。
  第二种人生态度“厌离”,先生直接说明这是许多宗教产生的原因,可见这种人生态度发挥最极致的也是宗教,“厌离”在梁先生笔下是一种负面反思,是对自己,对所处的世界的厌恶和逃离,纠缠于欲望之中,却也痛苦于这种纠缠,这好似一种避世的态度,这与先生的青年时代研习佛学或许有些关联,也许是所处时代瞬息万变,也许是国民革命的改革进程受阻,让人心生倦意,所谓境由心生,先生眼中所看到的,生活中所体验的可能也变的没有意义,自然产生一种“厌离”的态度,想求避世、出世。但是“厌离”也是人所有的一种态度,并非是说人人都会有避世、出世的想法,而是指人生之思想,会随着阅历变化,“少年不识愁滋味”,往往初生牛犊不怕虎,到“识尽愁滋味”之时,可能就变得彷徨、挣扎,这不一定是一种人生阶段,但是普通人或多或少都会经历。
  第三种人生态度,“实即自觉地听其生命之自然流行,求其自然合理耳。”先生将最深的一层人生态度归结为郑重,像我们所说的规律一样,如是活,就认真活,不强求,不避难,不“逐求”,不“厌离”,这正是一种真正的看破,是一种道德上的升华。电影《西游降魔篇》中有这样一个片段,玄奘惊讶师父随口吃了鹅腿,但师父一句“我心中没有鹅腿,吃了也无妨”,虽被当作笑点,但也正是一种超脱,所谓“大隐隐于市”,我活于世上,就坦然接受一切,随规律而行,生老病死,并无可喜爱的,也不去厌恶。人生之于此,正像孔子所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恰恰是这三种态度的表现,年少追名逐利,中年却对人生产生怀疑,至于老年才随心所欲的随着自然规律生息。梁先生被誉为“中国最后一位大儒”,一生致力于儒学的研究,想必对孔子的这句话理解的颇为透彻。有话说“道家讲避世,佛家讲出世,儒家讲入世”,儒学不讲求避世,它不同于道学,也不同于佛教,它不对现世的种种做苦难的解说,反而教导人们要融入社会,要追求,要竞争,但是它又告诉人们要不以财富、权力、声望为追求目标,而讲修身、养德、济世。“郑重”教人的就是如此,循礼循法,任其自然,从心所欲,不强求,不畏难。
  既是浅读,难免有误,书要品读,学问要思考,书写几行,略作感悟,难免错乱,望不予深究。(莒县果庄镇果庄社区 刘玲)

 

责任编辑:李正秀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日照新闻网(包括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日照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停电公告

电网检修停电公告

尊敬的用电客户:   因供电设施检修、我公司计划在下列时段对以下线路进行停电检修、现将检修线路、停... 查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