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教 > 文化动态
我要投稿

夏日的颂辞(二)

发布时间:2019-05-08 11:04:09

初夏的脚步

刘见龙

归乡于晚,辞乡于晨

应是游子的习惯

进门是风,出门是雨

许是心情的巧合

好色的须眉四月回乡

没赶上菜花枣花栀子花

没等上菱花荷花蓼子花

脚步游移,陌上不甘

IMG_20180703_073928.jpg

所幸

萱草于庭南瓜开蔓

小园和南山比着绿

院池鲤鱼产籽

蟾蜍淡定观娩

青苔无事招摇

四月的早晨

西邻赠鸡两只如定制

东邻馈茶一捧是亲摘

自当擎网获鱼以答谢


客过矮墙肴香满村

梨耙挂壁不语丰年

流连了三日,未离村头

有朋友来了,飞鸟来了

傅疃河涨了,柳潮涨了

景致落在夏至上

雨花开在酒花上


夏天的夜晚和早晨

张军

夜里,没空去数

天空闪闪的繁星

只在烛光下低头

把白天采集的

一支荷花

栽进日记本里

一阵微醺的风儿吹来

再陪著花儿一起

在梦里,坠落

IMG_1700.jpg

早晨,拂去昨夜的虫鸣

在霞光未翻过山岭之前

一头冲进湿漉漉的

空气,湿漉漉的

山水和鸟鸣中

再和迎面而来的

绿树与碧草

以及睡在池塘里的

星星点点的荷花

谈情,说爱


夏天印象

夏青山

梅雨急急北上,像被赶鸭子。

长江一竹竿。

黄河,又来它一竹竿。

河流直至转弯时,才放慢性子。

浪子回头。


一片叶子慢慢地贼肥着。

如诚实者的厚嘴唇。

又一只大脚蚊子

倏忽起飞。

“谁这么狠心,往大地的灶膛里

一再扔薪?”

IMG_20180530_075638.jpg

热得都有些笨了。梦见卖火柴的小女孩

在冰冷的圣诞夜。

梦见列宾《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那太阳的毒光,正炙烤红衣少年的肌肤。

梦见老龟,潜在幽深的井水里修行。

梦见深蓝的海,鲸鱼在乘凉。

梦见“双抢”,浑身湿透的庄稼人

仰起脖子喝水,咕嘟咕嘟。

热得,都没思想了。


心窒息时,闪电狂吐蛇信。

而在风雨骤停之后

知了的马达,像一根长棍

直捣耳鼓。


夏日的颂辞

占东海

笋长成自己的夜晚

竹林小道

弯曲着酷热

萤火虫厌倦了朦胧

拎上灯笼

巡视每位躺在竹床上

露珠的酣梦

邻家女孩的薄衫

匆匆留下婷婷的花香路过

IMG_20180515_074452.jpg

我不是蜻蜓蛹

不能在一片佝偻的

微光中翻飞

看池塘

泛起不舍的涟漪

那么多星星集体流产

不再恐怖

许多拾不完的蛙声

让稻花坚硬


夏夜

高家保

《小小的新娘花》 旋律悠扬

沉淀于心底记忆,如潮奔涌

阳光灿烂的日子

停留何处?


夏日的夜晚 深邃天空

数着星星 依偎着幻想

流星闪现 长发飘逸 弥漫芬芳

心跳停止

在清香的田野边

倾听蛙声吟唱

IMG_20180521_074317.jpg

满天星斗闪烁

收集青春缤纷的碎片

梦里,潮湿寂寞的思绪


你穿上红色的外衣

做了别人的新娘

天空飘着雨

你走向了遥远的南方

哦,夏天,夏天,远如天边


入夏帖

赵玉宏

的士,穿梭在街心

气喘的车轮,吐着虚构的肝火

穿单褂的司机,推掉了户外活动

他要赶在青林裸袒之前

接手几趟暮春的生意

IMG_20180521_075216.jpg

阳光渐渐聚到树荫边

多跑了几趟的麻子

赖在麻石条上,敞着衣襟


观音桥下的河水湍急

水草顺势而下,菖蒲,千屈菜

窝在浅水区,飞流直下的水宕处

生长着睡莲,水浮莲,荇菜的童年

有几株苦莲子

要赶在半夏之前,熬制成药

贴敷于深痛的苦夏之伤


责任编辑:佘宗花
版权声明:日照日报、黄海晨刊、日照新闻网、主流日照客户端、主流日照微信公众号、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或“黄海晨刊”。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停电公告

电网检修停电公告

尊敬的用电客户:   因供电设施检修、我公司计划在下列时段对以下线路进行停电检修、现将检修线路、停... 查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