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教 > 文化动态
我要投稿

日照地名故事|“墙夼”变“响场”“乌鸡”成“凤凰”

发布时间:2018-12-06 10:04:16

m_5f64fd95421cb5d5f90a72f7a8023821.jpg

  刘平成

  提起莒县库山乡响场村,熟悉当地历史的乡亲都知道,其实最早它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墙夼”村。《重修莒志·舆地志》载:相传,元朝此处有一古村,名曰“墙夼”。至明朝村中出一富户,徐姓,自建木制打麦场。场板下固有铜铃,打场时,因石碌碡“轰隆隆”满场碾压,响声震天称之为打“响场”,后因其活动持续年代久、影响广、名噪一时故更名。

  滔滔潍河,滚滚东流。响场村西这条傍村而过的美丽潍河,一路自远古走来,见证了时代的兴衰交替,与古“墙夼”更名的趣闻轶事一道流传至今。

  一

  话说明朝年间,“墙夼”村出了一个能耐颇大的徐姓财主。此人中等身材,长了一对绿豆眼,鹰钩鼻,薄嘴唇,尖下颌,能言善辩,工于心计,阴险狡诈,年轻时就善于投机钻营,巧取豪夺,至中年以后逐步积累了万贯家财,购置良田千顷,娶了4房太太,生了11个儿子8个闺女,是当地富得流油的大户人家。美中不足的是,徐氏众子弟不争气,吃喝嫖赌,不学无术,因而徐家尽管家大业大,却在世上无任何功名或善名,堂堂的徐氏家族,在世人眼里不过是为富不仁的一只“土鳖”而已。为此,徐财主总感觉颜面无光,十分郁闷。

  街上贾“半仙”掐准了财主的“心病”,徐财主遂以十吊钱的赏金为代价,获得“半仙”给指点迷津:“汝欲后半生名利双收,今必先搞出点动静”。

  搞点“动静”,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寻找载体,打造品牌,推销自己。以财主的智商,很快对此心领神会。他静坐反思过往,是啊,过去只顾了不择手段捞钱,没有注重包装营销,更没有回报社会,使得自己的公众形象灰头土脸,是时候做改变了。

  “动静”越大越好!

  乡下最响亮的“动静”,要数逢年过节放鞭炮,但这玩意儿不仅火星乱蹦有危险,而且了无新意落俗套。除此之外,还能有啥大“动静”呢?财主灵机一动,想起每年农历五月“芒种”过后新麦登场,人欢马叫的打麦场的动静最热闹。

  对!就选在这个新麦登场时刻,在庄稼人最看重的打麦场上,玩一玩叮叮咚咚打响场的游戏吧。

  明洪武之后数年间,“墙夼”一带自然灾害频繁。先后有瘟疫、蝗灾及洪涝灾害发生,乡民颠沛流离,田地多有淤废。直到明孝宗弘治年代,始现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景象。

  拨云见日,苦尽甘来。这一年,适逢农历“清明”节气,外出踏青的徐财主,看见田野上刚刚返青的绿油油的麦苗,起伏如潮,丰收在望,心情大好,立即统筹安排,着手实施谋划已久的“打响场”工程。

  徐家招募了百余精壮劳力组成专业施工队,提早安排家里的佃户,在村子西南高地上整理出十大亩(一大亩约合现在的3亩)土地,沿四周开挖近一人深的壕沟,边壁全部垒砌整齐,中间土方全部掏空,形成一个巨大的土坑。然后买来上千只大水缸,纵横等距离摆放,其上再密排五寸(合30厘米)厚韧度极佳的红松木板为地面。对应在支撑木板的每口大缸里,都吊上一只响声嘹亮的铜铃。请铁匠每5页木板就用铁箍捆扎,全场木板形成一个底部空腔的平面整体。挖出的巨大土方就近堆积修砌成高大宽敞的看台。就此,耗资耗时巨大的“响场”基本建成。

  农历“芒种”前后是小麦成熟的季节。徐财主早早备好8匹高头大马、8具石碌碡、8名威猛的庄稼汉,雇请一只民乐吹鼓手班子,选择一个艳阳高照、暖风醉人的好日子,“打响场”活动方可开始。

  按惯例,村里打响场的头几天,徐财主每年都把自家的麦子,收割一部分拉到场上进行正常的碾压打场作业,一是进行设备调试热热身,也是在此“真刀实枪”收打部分粮食。待一切安排妥当,次日表演“打响场”,徐财主专门派人请来村长、保长、县大老爷等一干官场头面人物“观礼”,持续表演6天。一向吝啬的徐财主,每天都免费招待前来观景瞧热闹的乡亲们吃一顿午餐,以讨得众人口彩。对于请来的那些大小官员,则连续6天贵宾相待,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借此与官府拉关系套近乎谋好处,好不快哉,明面上则美其名曰“黎民百姓祈福苍天,县大老爷与民同乐”。

  二

  所谓“响场”,设计确实别具匠心。综观这个占地几十亩的“大场”,其底部土方必须全面挖空,如同一面蒙上巨大牛皮的乐器大鼓,被人平放到了地上。表演打场时,8位庄稼汉撵着8匹拖带石碌碡的高头大马,在木板做的“鼓面”上轮番上阵。起初,节奏舒缓犹如音乐家在演奏一支田园交响曲。随着马匹奔跑速度的加快,加上木板下铜铃和大水缸的音效及场外吹鼓手的助阵,场上轰隆隆的响声愈发震天动地,场上气氛瞬间“风起云涌”,恰似千军万马在奔腾嘶鸣,又似浊浪翻滚的洪水铺天盖地涌来,咆哮着一波接一波奔腾驰过,合着观众惊叹声喝彩声和口哨声交织一片,生成低音炮似的强大声浪冲击波,向四周播撒开去。给人以如春雷滚滚却是晴空万里,似地摇山崩但眼下风和日丽的震撼体验。无疑,这轰然作响的山呼海啸声,昭告天下古“墙夼”的徐老财主又开始打“响场”了。

  时日久矣,本地人都熟知适应这“动静”。可笑的是,苦了初来乍到不知情的外地人。有一年夏天中午,距古“墙夼”10多里路外的管帅街车马店里,一群正在午休的过路旅客,突然被地动山摇般的“雷声”所惊醒,这响声直震得房内屋笆秫秸上都在落泥巴。“难不成是地动了?(古人对地震的称谓)”。惊恐之余,人们连滚带爬,鞋都没来得及穿,有的光着膀子,有的只穿一条短裤,一个个衣衫不整地从炕上跳下来夺门而出,边跑边喊“地动了”“地动了”。后经店掌柜笑着解释,“此乃你这帮客人少见多怪虚惊一场,‘大动静’原来是‘墙夼’的徐老财主家打‘响场’搞出来的呢。”

  后来,徐老财主眼看这响场打得“名动天下”了,遂申报官府办妥手续,干脆将既拗口又生涩的“墙夼”村,直接更名为好听易记的“响场”村,期盼着古老小山村的新生和希望。

  三

  古时候打“响场”,其实就是一场带有农耕文明深刻印记的娱乐盛宴。尽管它既有旧时乡民祭拜苍天、尽享丰收喜悦的蕴涵,又有乡村富绅向世人炫富显摆的小心思,毕竟,它仍是一个时代农业发展、经济繁荣的标志。

  光阴荏苒,斗转星移。时光进入二十一世纪,响场村全村张、王、刘、赵大大小小姓氏有9个,唯独没有一户徐姓。当年曾经红红火火如日中天且带给村子更名之荣光的辉煌徐姓家族,现已自然消亡不复存在。关于徐老财主徐姓家族的消失,村里有一种说法是,徐老财主家族脑子就是灵光,当年他通过“打响场”结交了官场贵人,其子子孙孙等后代都相继步入仕途,举家搬迁去了州府。还有另一种说法是,当年徐老财主的“动静”闹大了,“树大招风嘛”。后来遇上兵荒马乱的年头,徐家几个大小掌柜让土匪“绑了票”,因其家人迟迟送不上赎金遭“撕票”(杀人质),其家族后人再也不敢在村内居住,都悄悄地逃亡外地了。倘若果真如此结局,让人十分感叹。

  世间哪有岁月静好,只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今天的响场村,依山傍水,宁静秀丽,虽仍是一个只有336户1093口人、总耕地面积1636亩的小山村,但今非昔比,它已由“乌鸡”出落成振翅飞翔的“金凤凰”了。美丽富饶的响场村,东接206国道与省级古村落苑家沟比肩为邻,西傍绕村蜿蜒东流的潍河,与当地赫赫有名的崖下南庙毗连,当下以盛产中药材丹参及优质菊花茶而闻名,同时获评省级“响场烟叶生态村”。依靠特色经济,响场村村民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随着时代的进步,虽然没有了全民“打响场”的狂欢,而今响场人却与时俱进,在全乡率先成立了广场舞表演队、舞狮表演队和地方戏曲表演队等3支队伍,一举夺得全乡文体“明星村”的殊荣。现在人们路过响场村,仍能听到三支队伍排练节目的丝竹之音,自村文化大院内飘出来。大街小巷里,仍能听到蹦蹦跳跳玩耍的孩童们,传唱着祖辈留下来的那首古朴歌谣:“墙夼好,美名扬。千顷地,万担粮。潍河岸边打响场,皇上吃俺的进贡粮……”

责任编辑:李正秀
版权声明:日照日报、黄海晨刊、日照新闻网、主流日照客户端、主流日照微信公众号、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或“黄海晨刊”。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停电公告

电网检修停电公告

尊敬的用电客户:   因供电设施检修、我公司计划在下列时段对以下线路进行停电检修、现将检修线路、停... 查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