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 颂国学
我要投稿

乡韵悠悠润诗心——王志油画

发布时间:2017-02-20 17:05:52


  艺术家是“感情动物”,只有激情澎湃,情深似海,才会使自己的作品饱蘸感情,才能打动人。近年来,王志结束了在外漂泊的生活,一头扑向自己的老家,闪现在家乡的街头巷尾,画笔触向家乡的宅前屋后、灶旁炉侧、耋老幼童、牛羊犬鸡、箕篓筐篮、墙栅碾磨、锅碗瓢盆……描绘曾经司空见惯的乡村生活,作品中洋溢着浓厚的乡情乡韵。

 这是他人生历程中一次重要的回归。这次回归,看似生活轨迹的回归,其实是一种情感与心灵的回归,从更深层次上讲,是创作理念、艺术主张的回归。正如诗人臧克家所言:“五岳看山归来后,还是对门马耳亲”。这种“亲”情,是历尽风雨波折后内心情感的升华。正因为有了这次回归,他对故乡产生了更加深沉的爱,正因为有了这种深沉的爱,才有了要表现乡土、记录乡愁、留住乡愁的责任感,有了厚重的文化担当。带着这种深沉的爱,带着这种沉甸甸的责任,王志痴迷构思,苦心雕琢,使自己的作品充满了浓郁的故乡情调。故乡的每一个片段都被他诗化了,每一幅作品都像一首诗,乡情浓浓,乡韵悠悠,令人醺醉。


展厅一角


  然而,艺术创作仅仅有情感是不够的,还必须有高超的技艺。以高超的技艺自如地挥洒自己的情感,才是高手。

  王志驾驭色彩的能力是可以充分肯定的,这一点,从他的作品中便一览无余,无论何种颜色,色阶之间的调和、过度、对比,均自然天成,不露工痕,由此而形成了较强的“应物象形”能力,能够把自己心中想表现的物象充分表现出来,然后自如地借物抒怀,表达意韵,使自己的作品充满浓浓的主观情感。除了这些基本的功夫,王志在创作中还充分展现了自己的强项。


  

  第一,独具匠心的对比。一幅画面,如果没有色彩、色调的对比,则显得单调乏味,缺乏生气,而恰当的对比,则会使画面生机蓬勃,意趣横生,王志就是恰当地运用了色彩、色调的对比,实现了冷与暖的对比、鲜艳与暗淡的对比、陈旧与鲜活的对比,形成了视觉、心理上的反差,产生了点睛的效果。

新生

  《新生》中簸箕是黯淡苍老的,破败的,整体色调是苍黄、暗淡、枯涩的,而在簸箕角上,系一条红线,形成鲜明的反差,使画面有了点睛之笔,让人提神。而在苍老破败的簸箕里,则是刚出壳的小鸡雏,是活泼鲜旺的小生命,让人看到了生命的希望,看到了未来,从而又形成第二层对比。而对苍老破败的簸箕,因为它托举、承载着新的生命,不仅没有让人产生嫌弃、厌烦,反而对它产生了敬重感,犹如对自己的老祖母。

 

  ←

《石磨》中苍老的磨盘、破旧的箢子、干枯的高粱穗构成了一幅灰暗的色调,构成了对即将老去的农家生活的记忆,而箢子上插一只绿色的石榴枝,枝上挂一个火红的石榴,则使整个画面充满生机。

  无可否认,在快速的现代化、城镇化进程中,农村及传统的农业文明日趋式微,一些偏远的农村日渐凋敝,这就是大多数人心中最真实的故乡,《放学了》《门口》《窗》《小院一角》《老宅》《晌午》等系列作品中描绘了破旧的街巷、墙垣、门楼,抒发了人们对即将消亡的故乡的怅惘,但是,这里面没有绝望的情绪,故乡虽然是破旧的,但不是死气沉沉的,王志通过点缀几只活泼的白色山羊,或几只幼小可爱的鸡雏,或几只雄健的大红公鸡,或一两个橙色的柿子,或几幅红色的春联,或几个穿着时尚的学童,使画面充满生机,让人感受到红火的未来。


....

  这种对比,先以整体灰暗的背景色调构成浓厚的低沉氛围,牢牢地牵动人们的情绪,再以几点亮色点燃人们的眼球,点燃人们心灵的火花,制造心理反差,跌宕起伏,柳暗花明,达到了应有的艺术效果。

  第二,充满辩证法则的布局。在绘画中运用辩证法则,是一个画家成熟的表现。王志有着强烈的构图意识,每一幅画在构图上都煞费苦心,精巧布局,使聚与散、动与静、高与低、主与次、正与奇、明与暗、艳丽与黯淡总是相伴而出,相辅相成,相克相生,使画面充满辩证法则,展示了绘画的规律之美。

 

  《静静地依偎》主体物象是两艘栖息的渔船,静静地停泊在水面,而天空则有两只海鸥在盘旋,以鸟之动,反衬船之静;

 

 

  《小雪》主体物象是一树火红的柿子凌雪而挂,明丽、鲜艳,而高高的树梢上则是一团灰黑色的喜鹊窝、两只颤动在枝梢的黑喜鹊和暗淡的天空。柿子给人以静感,喜鹊给人以动感;喜鹊窝和灰暗的天空给人以寒冷的感觉,而稳挂枝头的红柿子则像燃烧的火炬,给人以温暖和力量;

 

 

  《碾》中的一盘石碾是静态的,它周围的石墙、柴草、树木、远山也是静态的,而天空人字形雁阵飞向远方,像箭一样前行。碾,永远在原地画着圆圈,永远默默无闻地为乡亲们劳碌着,像从未出过山的老爷爷老奶奶,而大雁则飞向山外的世界,像闯荡天下的年轻后生。



 

  《门口》的大门是破碎的,但在黄金分割的下方中心处,露出一只狗,显示了这户人家的生机。如果只有破旧的门而没有狗,则画面不活。《初春》中两只小羊羔与远处的喜鹊,两大两小,两密两稀,两动两静,主体物象与衬托物象之间形成了布局上的辩证关系。

 

  《春》中初春的土地上绿色稀疏微茫,总体色调仍然以灰褐为主,构成了土地的枯涩感,而枯涩的土地上,一群稚嫩的鸡雏在觅食,鸡群布局上有聚有散,形成了不等边三角形。鸡群上方远处有两只黄色的蝴蝶翻飞,既填补了空旷的空间,又增添了画面的生机。鸡群的右下角是一株老桃树墩,树墩两侧各发出一条开花的新桃枝,一枝高一枝低,一枝长一枝短,一枝花多一枝花少,符合构图美。这幅画是讴歌生命力的,大地尽管枯涩,但是生命仍然突破枯涩,蓬勃而生。残缺的老树墩在一片灰褐色中爆出几朵娇艳的粉色,但由于布局巧妙,使之偏安一隅,不仅没有冲淡主题,反而契合、阐释主题,同时也有效地增添了色彩的层次,丰富了画面,布局恰到好处,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第三,突破常规的想象与夸张。想象与夸张不只属于诗人,画家应当更富于想象,创造奇丽之美;应当更善于运用夸张,突出特征之美。只有善于想象与夸张,才不落俗套,打破常规,创造出常人所不能创造的美。王志在一些作品中进行了大胆的尝试,并初步产生了良好的效果,有些作品因此而耐人寻味,甚至感人至深。《新生》在一个簸箕里外布局了七只刚出壳的娇嫩鸡雏,而这个簸箕及鸡雏存在的空间不是院里墙外,不是房前屋下,不是村落街巷,而是运用奇特超常的做法,将柔弱幼小的生命置于辽阔、苍茫的天地之间,使天地之大与生命之小形成巨大的对比和反差。在画法上,使用了类似于中国画中工笔与写意的结合,簸箕与鸡雏用精工细描,显示出小生命的娇嫩、可爱,让人忍不住想掬之手,轻轻呵护;苍老破旧的簸箕,则似乎是一个托举幼小生命的老人。而天地大背景则用粗放的色彩涂抹,显示出天地的苍茫、辽远、雄浑,似乎昭告着生命轮回的天道。通过这种构思,激发起人们对万物对生命的珍爱之情,对天道的敬畏之心。

 

  想象与夸张,会带来奇特的构思与深远的意境。我认为,王志最震撼人心的作品是《跪乳》,整个画面的色彩处理很简单,但是,王志却利用仰视的角度,画出弧形的地平线,用黄褐色画出干涩的土地上,点缀上稀疏的花草,在天地交际处画出一线微茫的灰蓝山色,铺设了一幅寥廓、苍莽、高远的大背景,然后将母羊的身体主干置于天地交界线之上,跪乳的羔羊则在天地交际线之下。作者以辽阔的大地和高远的天空,尽显母羊之伟岸形象。这幅形象告诉人们,慈母大爱,天高地厚。母羊轻吻羔羊尾稍,舐犊之情油然弥漫,尽显母亲之深爱;羔羊吸奶,双膝下跪,以表敬孝。母慈子孝,感人至深。左下角一株老残桃,开出几枝鲜花,既补充了画面色彩的层次,又进一步阐释了主题思想。苍莽大地,阳光播洒,春花初开,此情此景,让人不自觉地吟起“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画的是畜,喻的是人,牵的是心,动的是情。


西屯

 

  著名油画家王沂东是写实的,以细腻的笔法描绘沂蒙生活。如果仅仅是写实,笔法再细腻也不会有突破,因为西方古典油画已经够细腻了,西方现代油画也出现了超写实。然而王沂东的成功之处,就在于写实的基础上,进行色彩的大胆夸张,特别是沂蒙新娘系列,将背景色和衬托人物的色调加深,达到幽暗的程度,再以更加夸张的手法,将主体人物的大红色放亮,突出了主体人物的色彩,形成鲜明的对比,将人们的眼球牢牢吸引住。希望王志今后借鉴一些名家的做法,同时进一步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大胆夸张,大胆构思,求得更大的突破。有了扎实的基本功,再插上想象的翅膀,王志会飞得更远更高。

(作者系山东省作协会员,山东省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日照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

Appreciation

部分作品欣赏

















 

责任编辑:穆盛娟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日照新闻网(包括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日照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停电公告

电网检修停电公告

尊敬的用电客户:   因供电设施检修、我公司计划在下列时段对以下线路进行停电检修、现将检修线路、停... 查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