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教 > 读书会
我要投稿

额济纳:生命的金秋如此惊艳

发布时间:2019-11-01 10:24:49

题记:旅行最大的好处/不是见了多少人/见过多美的风景/而是走着走着/在一个际遇下/突然重新认识了自己。

吃过早饭,八点多了,才看到太阳冉冉升起。比起地处黄海之滨的家乡,嘉峪关的秋天日出晚了一个半小时。

从嘉峪关驱车向东,经酒航高速北上,穿过茫茫戈壁滩,径直行驶了四百多公里。从高速公路到普通公路,随着道路两旁出现了河床与河水,形单影只的胡杨树开始多起来,戈壁滩上也逐渐出现了绿洲的影子。

3ddd1224194c9540e68900689421802.jpg

远远看到崭新的京新高速从眼前跨越,一个绿意盎然的小城蓦然出现,一条宽敞漂亮的大道向我们敞开了怀抱——梦中的额济纳到了。

这次西域之行,属于蓄谋已久且迫不及待。记得毕淑敏说过,一个人要么读书,要么旅行,灵魂和身体,必须有一个在路上。按照心理学家的划分,读书和灵魂属于文化需求和精神需求的范畴。年过六十的我,不敢奢望还能有这种层次的超越,但是,通过旅行来愉悦身体倒是不难达到的。

然而貌似不难达到,偏偏难以企及。几年前对自己勾画的无数旅行愿景竟然极少落实。说起来,总有诸多理由,有些理由无懈可击,有些理由牵强附会。用借口来掩饰失策,这是世间人的通病。至少在旅行这个问题上,这成了我的一个顽疾。

古人云: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但是人如果老是做计划,而不去落实,那么这种“预”就会仅仅是一个“欲”而已,最终只能是废而弃之。

自己给自己“讲通”了这番道理之后,开始着急起来。为了出行,我推掉了所有借口,什么工作,什么应酬,甚至把医生劝我住院治疗肩周炎的话都丢到脑后了。这下好了,泼洗澡水把孩子都泼出去了。管他呢,让身体到“路上”治疗去吧!

知道了我的打算,朋友们给我出主意:最美的秋色是胡杨林,最美的胡杨林在秋天的额济纳,而最好的时间是9月15日到10月15日之间。说话间已接近国庆节,面对即将出现的旅游大潮和倏忽而过的晚秋时节,令我急不可耐又无可奈何。国庆节刚过,眼看要到十月中旬,不敢耽搁,急匆匆带领同伴,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此刻,小车穿过额济纳小城,驶上小城河畔的林荫道,只见河对岸,一排排高大的胡杨树撑起的金黄色树冠,在午后的阳光下显得灿烂异常。比起戈壁荒漠上稀疏苍老的胡杨树,这里的胡杨树更加粗壮,更加密集,更加大气。

转过弯来,向右驶过大桥进入景区大门,一条广为流传的广告词扑面而来:

三千年的守望,只为等待你的到来……

这哪像一句广告词?分明是一首缠绵悱恻的情诗。相传,胡杨树“一千年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整整三千年的守望,这种旷世的痴情和依恋,是树焉?人焉?还是神焉?……

就这样,初次相识,额济纳胡杨林迅速地征服了我,她仅仅用了一句情话。也就是说,她给我的最初感动是情感,而不是美色。

然而进入主景区,她的美色更加令人沉醉!

4dc17f7409b61125bf3d12c8fefa511.jpg

主景区就是张艺谋主导的武打电影《英雄》拍摄外景地。据说当年老谋子筹拍《英雄》,对电影画面苛刻到极致的他看了若干外景样片,均不中意,唯有对额济纳胡杨林拍案叫绝。老谋子带领张曼玉、梁朝伟、章子怡等巨星以及演职人员在此安营扎寨,于是,一部美轮美奂的大片从这儿走向世界,引起轰动。额济纳胡杨林从此也蜚声国内外。

额济纳胡杨林被称为中国最美的秋色。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有无数游客从全国各地纷至沓来,仿佛赶赴一个期待已久的千年之约。

漫步在茂密的胡杨林中,仿佛进入神话般的仙境。随着进入胡杨林深处,铺天盖地的金黄扑面而至,令人目眩。在阳光照耀下,胡杨林密叶浑然一体,像彩云一样轻飏,像湖水一样澄碧。拍照时,面对这种独特的胡杨秋色,你会常常分不清哪是逆光哪是顺光。

原来担心我们来得似乎早一些,因为此时正是胡杨林由浓绿变杏黄,继而变金黄的过渡时节。身临其境才发现,其实这是额济纳胡杨林色彩最丰富的时节。举目四望,金色的胡杨林层林尽染,色彩斑斓,一群群游客徜徉其中。这里有一个其他景区很少见到的独特景象,到处可以看到“红衣女郎”的曼妙身姿。原来是一些颇为浪漫而“矫情”的女游客,刻意模仿《英雄》里在漫天黄叶中决斗的飞雪和如月,穿上了飘曳的红裙,在天然的黄色背景中拍照留影。湛蓝的晴空,金黄的树叶,鲜红的衣裙,构成了一副色彩极为亮丽,对比极为鲜明,层次极为丰富的风景水彩画。

f21677122cecf483464bbc3c11239f6.jpg

尤其到了傍晚,漫天的晚霞与满目的黄叶相互映衬,融为一体,此时秋风乍起,胡杨金黄的叶片,飘飘洒洒落到地面,大地如铺金毯,辉煌而凝重,令人叹为观止。

胡杨让我想起了家乡的银杏。同样都是这种醉人的金秋黄,同样都是植物界拥有上亿年历史的“活化石”,但是,胡杨树的生命力更加顽强。这种树种极其适应极端干旱的沙漠戈壁气候,能够忍耐极端最高温45℃和极端最低温-40℃的袭击。可以说,再没有什么能够比胡杨树更加坚忍的树了。

胡杨有着特殊的生存本领。它的根可以扎到20米以下的地层中吸取地下水,并深深根植于大地。为了生存,胡杨树会长出不同的叶子。大叶子为了吸收阳光,小叶子为了减少水分散失,叶片上有腊质,能够锁住每一滴水。经常会看到一些枯死的树枝,虽然已经没有生命,但有的在树头,如铮铮铁骨,昂首刺向晴天;有的在树下,如龙蛇长卧,俨然一尊凝固的不屈生命的雕像。

人们欣赏着这戈壁滩上桀骜的生命之树,为它的顽强所折服。仰望着这些粗壮而高大的生命之树,它不卑不亢,不喜不惧,无声地展示着晚秋的风采,静谧地维护着暮年的尊严,在沧桑尘嚣中坚韧不拔,独树一帜,诠释了一部动人的生命史诗。

秋风萧瑟。我在胡杨树林里流连忘返。忽然想起唐代诗人刘禹锡的诗句:“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额济纳虽然没有“晴空一鹤”,但额济纳有诗情,这种诗情可以解读为:生命在极致的绚丽中绽放,大美在无言的绝唱中落幕,年轮在飘然坠落的阵痛中生长。这种诗情,颇为类似于李叔同先生所说的心灵境界——“悲欣交集”“无上清凉”。

此时此刻,竟然有了醍醐灌顶的顿悟……

范海钧

2019.10.17

编辑:郑君瑶
审核:王宗敏
签发:许静
版权声明:日照日报、黄海晨刊、日照新闻网、主流日照客户端、主流日照微信公众号、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或“黄海晨刊”。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