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教 > 读书会
我要投稿

今日副刊 | 张老师和那个曾经的我

发布时间:2019-09-08 08:57:09

于茹

一向对老师怀着敬重之情,因为他们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因为他们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先导。他们的博学多才,他们的栉风沐雨,他们的高风亮节,他们的为人师表,他们的呕心沥血,他们的无私奉献,他们的舍小家顾大家……他们的一切优秀品质,总是让我对他们肃然起敬。

教过我的老师有很多,无论是文化知识还是做人的道理,作为学生都是受益匪浅的。我真的从心里敬佩他们,感谢他们。但我最想感谢也是令我最难忘的最愧疚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上初中时只教过我一年的张老师。

小学的升学考试,我发挥得并不理想。虽过了重点初中的分数线,但当时在新班级的排名是相当靠后的,53名已经居于倒数十来名了。当时年幼懵懂的我,并不知道自己的成绩是处于怎样的一种劣势,只是一如平常生活、学习。初一新学期开始,我的成绩一直处于一个进步的状态,而且进步很大,到了上学期期末考试,我已经从入学时的53名跃居到了班里的第三名。这让班主任———张老师刮目相看,更让同学们羡慕嫉妒,不知有的同学会不会带着一种“恨”的情绪。

我相信,天下的老师都是一样的,从心底里会特别喜欢学习好的学生。我们的张老师也不例外。他对我越来越喜欢,越来越关心,也越来越“偏心”。

那个时候,我们班都是男女同桌。一次晚自习,我主动跟我的一个好朋友(女)的同桌换位子,然后跟我的好朋友同桌,而我的同桌便跟好朋友的同桌成了同位。两个女同学同桌,两个男同学一个位,这在当时是没有先例的。后来,张老师看到了我的“恣意妄为”,丝毫没有愠色。相反地,他把我叫到讲台上,和蔼地问我:是否愿意跟那个女同学同桌。我当然百分百愿意啊!我乐不可支地点着头。老师当即就把我和我的好朋友调到了一起。

多年以后我才懂得了老师的良苦用心:他这样做,是为了更利于我的学习进步啊!

这就是我的张老师,他是最“宠”我的一个老师,有时甚至会“宠”到失去了“原则”。

那是我们班的第二次评团员活动(第一次推选的都是入学时的班级干部),这一次,是经过严格的各方面综合评选的结果。老师认真地在黑板上写下并当众念出了我的名字。全班只有一个异样的声音,竟是我从小玩到大的一直亲密无间的“闺蜜”。她当着全班同学,勇敢地站起来,用仿佛要告知全宇宙的声音,大声地宣布:她没有写入团申请书。从小的闺蜜,自然知晓我的一切。那时我的脸像火烤过似的那么烫。当然,我更忘不了张老师当时的脸色。他的脸成了像红布一样的颜色,尴尬中带着些许的无奈,更夹杂着惋惜的表情,他不得不擦去了黑板上已经写下的我的名字。

其实,那时候的张老师比我们做学生的大不了几岁,只是大学本科毕业,刚刚参加工作而已。他是一个羞涩而内敛的大男孩,说起话还会脸红。经常会笑着说话,但严肃起来,他的眼中会投射出一种锐利的目光,让人生畏。好多同学会因此而怕他,我却从来没有这种感觉,相反感受到的却是更多的温情与关注。

可这种“受宠”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到了初二,学校改革,成立了重点班。每个班的前十名,组成一个新的班级,成为“尖子”班。就这样,我离开了张老师的班级。在新的班级里,个个都是佼佼者,学习压力像暴风雨前的乌云一样,一下就笼罩了下来。上天总是会眷顾那些勤奋努力的人,在这人人都拼命往前奔的跑道上,稍一松懈,就会被狠狠地落在后面。我大概就属于后者,正值“青春期”的我,变得不再那么努力,也不再那么优秀。年幼无知的自己更不会排解心中“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情绪。就这样,我不再被新的老师青睐,也不再被新的同学们羡慕,我的学习成绩再也不名列前茅。那时的自己会有一种成了“无用之人”的错觉,开始自暴自弃起来,便真的不再用功,任其糟糕下去,直到上了一所心不甘情不愿的学校。

因此,一直对张老师存在着一种深深的愧疚感,更有一种“无颜”面对的自责感。自从分开后,我们就鲜有见面了。偶尔听同学说起过,说他多年前已经从学校辞职,高就于某事业单位,再后来便没了任何音讯。后来每次忆起当年的青葱岁月,总是会想起他,怀念他,感激他,更愧对于他。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又一年的教师节到了。张老师笑眯眯的样子和对我的好又都浮现了出来,我便写下此文,来回忆他当年的谆谆教导和他的好。只是他当年眼中的一个好学生辜负了他的殷切期望,也辜负了他的那份好。

编辑:郑君瑶
审核:侯庆萍
签发:许静
版权声明:日照日报、黄海晨刊、日照新闻网、主流日照客户端、主流日照微信公众号、主流日照小程序等本社媒体发布内容中,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本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个人转载或引用,不得对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转载或引用必须注明来源为:“日照日报”或“黄海晨刊”。转载本社记者稿件需经本社授权。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