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教 > 读书会
我要投稿

那年那地那些人

发布时间:2017-04-14 15:19:28

从未像2007年一样马不停蹄的走在路上,五月去齐国故都,七月在南方,八月近郊登山看海,十月初流连于中原,十月末看秋天的红叶,十一月有两次未遂的企图。却始终在想,冬天该在哪里度过比较合意。

于是,记忆就像坐在长途车上看到的后退的风景一样,抖擞着跳跃着晃动出来。埋没已久不曾回想的意象,也渐次浮出水面,金鱼吐出水泡一般咕噜噜的响着。

想起旅途中遇到的女孩。从地域上讲,她应该属于南方女子,而从她说话的方式和风格上看,又似一个泼辣辣的热情的北方姑娘。

和一些人闲聊,没想到会有如是评价。一个负责任的人。一个可以大声欢笑的人。一个具有耐心的人。一个严厉的人。一个骄傲的人。一个给人距离感的人。一个难得的人。一个会被回忆起的人。

似乎偏得青春少年们的喜爱,即便吃火锅时也和服务生聊得不错。他的五官像极了日本漫画里的小孩,他告诉我他下班的时间是晚上9点,如果客人很多又拖时,就要工作到很晚,一天至少12小时。

很习惯一个人吃东西,神态自若,并无半点矫饰,气定神闲的样子曾令自己哑然。其实很喜欢这样的时候,安静的享用自己喜欢的蔬菜、水果、甜点、饮品,细细咀嚼,也许会想起某个人和某些事。但更可能什么都没想。

我喜欢这样有节制的场面。没有喧哗客套,却贴心而细致。高兴事如此,伤心事亦希望如此。节制悲伤的情绪至冷静,似乎没有悲喜。

    七月在淮南。那是极其闷热的天气。住在火车站前的小旅馆,洁净而便宜,可以吹空调洗淋浴,还可以吃到店家酱色浓郁的当地小炒。

小旅馆对面的私人超市是每天晚饭后光顾的场所,隔着一条街的距离,却像在蒸笼里穿过一般。买的最多的是水果和矿泉水,店员是清一色的女性,耐心的不得了。一日傍晚,骑着旅店老板的自行车去200米以外的建设银行提钱,问他要车锁,他用我似懂非懂的方言说,干嘛要锁,没必要。我开玩笑说,反正我的腿已经伤了,就是看到有人推车走我也追不上,到时候你别让我赔车。

他爽朗的大笑,穿着白色背心向我用力挥手,看,就在前边,快去吧。我也笑了,心想,这么爽快的南方人。

第二天去一个在旅游地图上圈画过的地方。在一个石洞里,四五个男女大学生迷了路,他们焦急地问我,知道怎么出去吗,你就一个人吗。

我说是,别急,跟我走。

其实我也不知道出口在哪里,但我知道我一定可以出去,凭着直觉,凭着人语声,凭着经验判断。当终于看到洞口的烈日阳光时,他们高兴得跳了起来。

转身离开,坐小船去另一处石洞。船上除了撑蒿的船夫,只有我一个人。他跟我说他读大学的儿子,他的摄影技术,他的工作,还有这青山绿水是怎么来的。

很和善很健谈的一个人。

后来又与很多人一起坐船,是一个旅游团。跟一个广州的男孩一路抬杠一路笑,他忽然跟我说,我知道为什么北方女孩很漂亮了。

为什么。

因为她们的鼻梁很高。

要夸我就直说,何必拐弯抹角。

他憨憨地笑了。

我们一路的愉快交谈让别人以为我们是一起的,只有我自己知道,那是我一个人的旅途。而他,散客拼团而来,已订了第二天回广州的机票。

走时,我们没有互留电话,也没有说再见。表情静默,转身走入一场突如其来的夏日暴雨中。

此时我想起了他们,想起了那个夏天。

此时我在喝一杯加了柠檬片的玫瑰花茶。

    应该去看看冬天的大海。它是如此深沉,默默无声,海纳百川。

就去了海边,走了很远的路,跟自己说了很多话。然后去日本拉面馆吃东西。坐我左侧的两个日本女人,她们穿浅色短款皮草,细细的眉眼,明显的民族特征。她们相互拍照片,然后又坐下,对着香奈尔的粉盒补妆,唇红齿白,轻佻而傲慢。

去见朋友的朋友,刚从国外留学归来。她游离不定的放纵眼神非常适合酒精和夜色,也适合离开和被离开。

很快告辞,过马路的时候看到一对满腹心事的女人。个子高挑的年轻女孩对水桶腰的矮个子中年女人说,他应该是爱你的,不然他不能为你离婚。我瞟了一眼她们,年轻的脸上看不到情谊,粗壮的那个肩上悬着LV。

我抬头看天,那是一块蓝丝绒一样美丽的空间,意外的缀满了星子。

内心时常涌起很多很多话,却无从说起。没有倾诉的对象和欲望,就完全变成自己内心的独白。这是一个人心底的寂寞。

想念她。她比我大整整24岁,已经老了,有了满头的白发,在很多年以前即是如此。会觉得自己以前太不懂事,是个情绪过于激烈的人。不穿她给买的新衣服和鞋子,是如此不合心意。回忆那时她无声的表情,会难过得掉下泪来,如今如此痛恨那时的自己。

工作以后常给她买穿戴。知道她是一个爱美的老太太,年轻时节俭持家,全都为了别人。现在,是要顾及她的感受。

亲人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不论天上人间。念着她,就有她的电话,很多次都是这样。

我也相信,我和天上的他也有冥冥中的感应。整整11月份过的都不好,我想这是他对我的惩罚。他怨他最疼爱的人忘了他,忘了他离开的季节,也从未给他上过坟烧过纸。我知道他在怨我。

我明白这一切。

会哭,竟然不敢放声悲恸。心口疼,丝丝绵绵的绞痛,缓缓的深呼吸。

那个已经不再出现在邮包封面上的名字,带给我潮水般汹涌的哀痛。(文/月白伊裳)

责任编辑:孙来彬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日照新闻网(包括日照日报、黄海晨刊)"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日照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停电公告

电网检修停电公告

尊敬的用电客户:   因供电设施检修、我公司计划在下列时段对以下线路进行停电检修、现将检修线路、停... 查看详细